難忘的歲月:戰斗在征糧剿匪一線

【時間: 2019-09-05 00:43 內江日報】【字號:

記錄者:趙延祿 (已故),內江市原二野軍大校史研究會成員。   

征糧剿匪初戰告捷

1950年農歷正月初五剛過,內江地委在內江川劇院召開了地直機關全體干部參加的征糧剿匪動員大會,號召全體干部積極投入這場特殊戰斗。會后,群情激奮,大家紛紛表決心、寫申請,要求奔赴征糧剿匪第一線。當時組織了兩個工作組,地委工作組負責樂賢鄉,專署工作組負責靈圣鄉,由我和三名同志組成。工作組的主要任務是征糧,遇上敵人也要打仗。

1950年2月,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西南局召開會議,決定把剿匪作為全區工作的中心任務。從1950年3月起,各剿匪部隊采取分區包干的辦法,以主力對大股土匪進行重點圍剿。(請本圖作者與本報聯系)

靈圣鄉轄區是從邱家嘴至白馬廟中間,方圓七八公里,緊鄰縣城。為了方便,我們住在呂祖廟山上,鄉公所就在呂祖廟旁邊的半山坡上。鄉公所接收下來的是未經改造的國民黨遺留原班人馬,對工作組的到來明歡迎、暗抵觸。因此,我們依靠的主要對象是貧下中農,晚上走村串戶,訪貧問苦;白天召開群眾大會,講解政策,號召完成征糧任務,支援前線,為解放全中國做貢獻。

雖然發動了廣大貧下中農,但征糧進度緩慢,我們通過深入細致調查,發現問題根源在于紳糧(大地主)采取軟拖硬抗手法,中小地主看火觀望。工作組決定首先突破鄉里的堡壘戶——張子堂。這是一戶惡霸地主,解放前,他勾結特務、軍閥,橫行鄉里,群眾恨之入骨。解放初,大家思想顧慮未解除,仍然敢怒不敢言。張子堂不交糧,別人也不敢擅自先交。

一天,我們工作組來到張家催糧,七八條惡狗猛撲過來,張子堂急忙吆喝攔住。他假裝積極把我們迎進門:“阿彌陀佛!我天天盼,終于盼來了解放軍。”我們乘勢道:“既然你歡迎解放軍,那就拿出實際行動,交出糧食,完成任務。”他結結巴巴地說:“當然!當然!”

威遠征糧剿匪專輯《崢嶸歲月》

一連幾天,我們緊抓他不放,并給其一再講解政策,終于攻破堡壘,張子堂完成交糧任務。我們把這條消息登在板報上,一時轟動全鄉,中小地主一看,紛紛挑糧入庫。這樣,全鄉的征糧任務幾天就完成了。

初戰告捷,我們召開慶功大會,表揚了完成任務的農戶。授花時,沒有樂隊,我們用口琴合奏秧歌曲子。

觀音灘的驚險作戰

靈圣鄉征糧任務完成后,專署工作組轉戰椑北鄉,除每人一支步槍、兩枚手榴彈,另外配備輕機槍一挺。這時,小春作物已經開始收割,我們抓住時機,發動群眾,搶收豌豆、胡豆入庫,前后歷時半月,椑北鄉也完成征糧任務。

工作組剛完成任務,便奉命去觀音灘參加戰斗。當天下午,大家分頭準備,買面粉,借鍋找柴,烙了油餅作為干糧。第二天黎明時分,工作組早早踏上了新征程。過了一緦灘,沿途樹上、房屋墻上,依稀可見一伙土匪盤踞觀音灘張貼的布告,內容是“私通解放軍、共產黨者,格殺勿論”等威脅條文。到了觀音灘,只見內江縣二區區公所已被土匪燒成一片瓦礫堆,同志們不約而同駐足默哀,想起2月4日上千匪徒圍攻內江縣二區區公所時,同志們英勇突圍,那場戰斗,土匪殺害解放軍戰士、工作人員16人。

當時,在觀音灘坐鎮的征糧剿匪軍分區副司令員陳金龍和內江縣委書記郭克,給我們講了敵情,說土匪主力雖然被擊潰,但零星小股土匪仍然經常在農村出沒,騷擾百姓,搶殺擄掠,奸淫婦女,要求我們百倍提高警惕。

我們工作組每天一早分頭征糧,約定晚上集合,然后又整隊去巡邏,哪里有犬吠聲音,我們就奔向哪里。一夜之間轉移四五次,不能合眼,次日照常工作。夜間行軍,小道難行,尤其是雨后在泥濘的田坎上行走更困難。患有近視眼的同志,黑夜走在田坎上,往往挑亮的地方走,恰好就掉在水田里,弄得一身泥水,一停下來就渾身打哆嗦。

一天晚上,已是夜半時分,我們剛轉移到一農戶家里,忽聽遠處一陣槍聲。槍聲就是警報、沖鋒號,我們立即整隊奔向槍聲處。等我們趕到,匪徒已不見蹤影。一戶農民糧食、衣物被搶劫一空,一家老小驚魂未定。我們目睹此境,不勝憤慨,除對遭劫的農民進行安慰,還表示了決心:“我們一定要把土匪消滅干凈!”

橋頭阻擊節節勝利

觀中鄉征糧任務尚未完成,一天傍晚,剛吃過晚飯,上級命令我們立即到石子鎮開辟新區工作。

很多土匪流竄于此,活動猖獗,群眾不得安寧。我們工作組只有十幾個人,武器裝備差,除了一挺機槍,剩下的都是老掉牙的步槍。敵我力量懸殊,我們分成幾個小組,白天分頭工作,晚上集中前往距離石子鎮不遠的榮昌縣吳家鋪宿營。該地駐有解放軍一個連,且周圍有一個土寨子。我們廣泛宣傳黨的各項政策,土匪卻四處活動進行反宣傳,鄉、保長也玩弄兩面派手法,在我們面前敷衍應付,晚上與土匪勾結,為非作歹。于是,上級抽調一個加強排與我們一同作戰。

當時,一些土匪混在群眾中,我們很難分辨,這給剿匪工作增加了難度。因此,解放軍采取化裝成農民的辦法,身穿藍色長褂,頭裹白布帕,懷揣槍支,化整為零,以班為作戰單位,日夜巡邏在山間、密林、古廟、茅屋、田坎小道上,使土匪無處藏身。

恰在此時,一個保長窩藏土匪,解放軍巡邏時,遭到他們的突然襲擊,一名戰士失蹤。我們當晚派人去觀音灘向組織匯報,上級批準馬上逮捕窩藏土匪的保長。我們連夜書寫布告,第二天進行公審大會,在場的鄉、保、甲長個個心驚膽戰,受到極大震懾。我們再次宣布“首惡必辦,脅從不問,立功受獎”的剿匪政策。土匪東奔西竄,加上我們大力開展政治瓦解工作,被土匪裹脅的人紛紛投案自首。

隨著剿匪斗爭節節勝利,廣大農民群眾也發動起來了,在收割稻谷的季節,迅速掀起了交公糧的熱潮,不久便順利完成征糧任務。8月下旬,工作組成員陸續返回各自工作單位,我扛著槍,頂著烈日酷暑,邁開大步回到了專署……

編輯:喻歡
記者:李靜  
辽宁快乐12在线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