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老篾匠的堅守

【時間: 2019-10-09 09:18 內江晚報】【字號:

竹籃、簸箕、背篼……這些竹制品曾經是人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日常用品。隨著社會的發展,越來越多的竹制品被工業產品代替,篾匠作為一個職業逐漸淡出了人們的視線。10月8日,記者在市中區白馬鎮司馬路居民樓,見到一位年過七旬的老篾匠,依舊操持著這門老手藝。院壩內,一根根篾條在他手中上下翻飛,筆直的青竹在一道道工序中完成了形與質的轉變。

收口


悉心編織


竹條去青


背篼成品

他叫彭長明,今年72歲,10歲左右開始接觸竹編技藝,與竹子已經打了一個甲子的交道。如今,他早已不靠此吃飯,支持他的是對這門手藝的不舍。“我和竹子打了一輩子的交道,早與生活融為一體,現在每天不鼓搗幾下,還真不習慣了。”彭長明說,他小學一年級讀了半年就輟學在家,年少時就承擔起家庭重擔。為了生計,他選擇了竹編行業,由于沒有錢拜師學藝,他只能在一旁默默看著,回家后自己再摸索。雖然沒有師父的指導,但他一次次嘗試,從模仿到創作,從產品到精品,之后成為當地頗有名氣的一位匠人。

砍竹歸來


測量尺寸


去除結巴

“現在主要編背篼,好賣一些。”彭長明說,編好一個背篼大約需要半天的時間,一天下來能編兩個,一周攢到有10個左右,他就將背篼拿到附近的鄉鎮集市上出售,不管大小統一賣40元一個,生意好的時候一場要賣五六個。背篼的暢銷是對彭長明手藝的肯定,顧客對他的評價是“背篼好背,皮實耐用。”

“從原竹的準備、處理,到后期的編織,全靠一雙手,沒有什么秘密,好壞全在手藝上。”同大多數手工藝人一樣,彭長明的手上布滿了老繭,留下了時間的痕跡,仿佛訴說著這門手藝的艱辛與寂寞。但彭長明樂觀地說:“砍竹、破竹、去皮、打光、劈細、編織、成形,既費眼力,又費體力,但可以讓人靜下心來。累了,我就停下來休息,和街坊鄰居一起玩玩撲克。”家中小輩們也時常勸他好好休息、享享清福了,可是他想到這門手藝陪伴自己走過的日子,內心便頗為不舍。他最大的愿望是希望有更多的人能了解和傳承竹編技藝,使這一傳統流傳下去。


編輯:呂憶曦
記者:黃正華  
辽宁快乐12在线投注